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何苦「田無溝,水無流」?──滾石不生苔的黃忠勝



       「田無溝,水無流」說的是老死不相往來的人際關係,「心身活莊園露營民宿」的管理者黃忠勝想找的卻是一塊有聯外溝渠引進「活水」的家園,因此才買下民宿現址位於壽豐的這塊因地界不方正而乏人問津的土地。


        其實黃忠勝當初買這塊地只是想要擺放他珍藏的石頭,根本沒料到他去新城找石頭時,會剛好發現銀行正在拍賣坐擁150坪、9間套房的屋舍,乾脆買下做起了旅社生意。當時國內還沒開放民宿,整個太魯閣只有兩家比較好的旅館,黃忠勝一開業才發現遊客長途車程來到花蓮,非常需要過個夜,養足精神後再打道回府。所以旅社第一年生意就非常得好。(果然自從行政院長張俊雄開放民宿至今,花蓮的民宿早已破一千家了。)


        即使生意很好,黃忠勝還是很在意做旅社的責任。有旅客
以為旅社就在市區,火車竟坐到了花蓮站,從新城過去接送來回就要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與油錢,但不放心的黃忠勝終究還是硬著頭皮照接不誤;還有日本女生前來住宿,他怕當時國內氣氛還有排日情緒,所以整晚都睡在隔壁戒護著...。


        可能是黃忠勝有做出口碑,當時若有外國人來台,臺北市政府外賓接待處都會通報請臺北鐵路局聯絡他接待。與素昧平生的鐵路局人員僅憑著一支電話聯繫,竟讓黃忠勝從原本熱愛石頭的退休人士,一夕之間變成了維繫台灣國民外交禮儀的第一線人員,服務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人,也目睹了各種國籍組合的異國戀曲。這些交集與互動想必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吧。


         但即使在新城的事業亮眼,黃忠勝還是選擇回歸他的初衷,回到壽豐那塊有土、有水、有林、有石頭的園地,開設起了露營民宿,將他所喜愛的石頭介紹給川流不息的閒雲野鶴。親身經歷過花蓮休閒旅遊產業的興變沿革,黃忠勝幾乎快成了這段歷史的活字典,但他最常掛在嘴邊的還是那句:「無心插柳柳成蔭,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預期的是,溝渠裡流動的田水仍將持續為他的人生帶入意想不到的緣份與養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